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政府
古代的樟林港
阅读数:5968 | 来源: | 发布日期:2017-02-10 | 字体大小: | 打印页面 | 复制链接

樟林在澄海境内,位于城区东北30里。其地西连东陇,东望盐灶,潮州至黄冈公路从此经过。自南宋以来,这条路就是福建通往潮州的官道。韩江下游的北溪,流经东陇,注入柘林湾。樟林村南有水路,称南社港。在乌涂尾处与北溪会合。五里水路进入柘林湾出海。因此,樟林为海河交汇之地,海运货物,由内河船沿韩江60里至潮州。溯江而上,可达兴梅和闽西南地区。陆路则由驿道车运至潮州城,水陆交通比较方便,是明、清时期潮州主要的出海口。《澄海县志》称其为“通洋总汇之地”。

宋代,樟林是几个滨海小渔村,沿着河渠散布,樟林的南社村,有马氏祖祠追远堂,建于南宋理宗淳四年。《潮州府志》记载:“樟林寨城,创于明初。后为贼毁。”其创毁时间及经过,已无可考。明嘉靖三十五年,居住在樟林山边寨仔、大垄的15姓居民,因不堪海水冲激和盗贼劫掠,移汇在南涯宫埔,成为今之樟林乡。嘉靖四十四年,抗倭名将戚继光、俞大猷,统大军到南澳征剿海寇吴平,平败,逃入饶平凤凰寨,后又到樟林掠舟出海潜逃。那时,樟林已是一个“海产丰饶,鲜鱼盈市”的地方了。

清初,顺治十三年实施禁海,康熙元年又实行迁界,樟林得降清的军阀许龙的庇护,得以缓迁。到了康熙三年四月,奉旨全迁,沿海民居限日拆毁,樟林先他乡而徙,屋宇,树木,悉被毁殆尽。至康熙八年复界时,樟林已是“村余废井,茂草辛夷”了。但由于它水陆交通地位的优越,复界的次年,就将东陇河泊所移于樟林。到了康熙二十三年解除海禁时,樟林已是一个“商渔船只停泊之所,米谷积聚之地”了。

樟林依山傍海,向来可耕之地甚少,居民除从事工商业外,大多往外谋生,这里“农工商贾,皆籍船为业”,居民善于航海经商。所以,一开放南洋海禁,商民纷纷通过海外华侨的关系,办洋船贩运贸易。在清代乾、嘉以至咸、同年间,潮州远洋红头船,大都是樟林及其邻村所有。既然这些船的“船籍港”是樟林,那么,其启航和回航到达地点,也就都在樟林,这就使樟林迅速成为一个繁荣的外贸海运港口了。

清代乾、嘉年间,樟林港南北二线的航运,同时繁荣。每年初冬,南线航船出发,北线船只又回航返潮。翌年三、四月间,北线船起航,南洋船又抵港。各地物资云集于此,由红头船运往天津、上海等地和南洋诸国,又从北方和南洋运来各种货物,堆积如山。樟林村内,大量兴建“洋船栈”,当年南社港周围的仙桥街、长发街、新兴街等环港街道,皆为货栈,大多数货栈门前均附有书斋式建筑,称为“行台”,以接待顾客和洽谈生意。樟林旁边的月窟乡,也建有高大坚固的仓库,供堆存南洋运来的货物,称为“涂库”。嘉庆四年,在南社港旁修建的新兴街,就有大栈十八间,小栈三四十间。当年樟林一带栈房的堆存能力,是很可观的。全盛时的樟林,有七社九街,店铺约一千间还有各种集市,如鱼行、果行、菜行、三鸟行等。远近商贾,云集樟林,或办洋船,或开行铺,或转运货物。《澄海县志》形容说:“贾客海师,往来如梭,闽商浙客,巨帆高桅如蚁集”。“城南城西,街港交接,云烟相连,北货番货,土产特产,汇集于此交流,名噪沿海,经济非常繁荣,称樟林埠”。乾隆十二年,清政府在澄海设税馆,每年“征税额一万一千六百两有盈”。当时“广东通省额征税银四万三千七百五十两有奇,澄海以弹丸黑子之地,几操全粤五分之一”,可见当时贸易的繁荣情况。

樟林于清代康熙年间解除海禁后,发展海上航运。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的一百多年,为樟林海运全盛时期,南北航线同时繁荣。19世纪70年代(同治年间)起,樟林港就逐渐衰落了。随着樟林港的逐渐淤塞,外国汽船取代了我国的红头船,1861年汕头辟为通商口岸之后,至光绪年间,樟林作为一个海运港口,已经完全被汕头港所代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