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澄海区人民政府
澄海人开设的批信局
阅读数:6788 | 来源: | 发布日期:2017-02-10 | 字体大小: | 打印页面 | 复制链接

澄海人侨居国外,历史十分悠久,据批业前辈芮诒壎老先生回忆,远自红头船时代以前,就有寄居海外的澄海人寄批回梓,但无明确数字。

据《澄海华侨志》1987年统计,当时全县人口57.3万多人,留洋的澄海人恰好接近国内本县的人数。澄海历史上流传一首歌谣:“批一封,银二元,叫妻刻苦勿愁烦,叫儿着读书,教伊勿赌钱,田园恰苦做,猪仔哩着饲,待到赚有钱,归家来团圆。”这条流传数百年的歌谣,记下了澄海人民艰苦创业,落叶归根的传统美德。

澄海早期的侨批是依靠回家探亲或经商的“水客”带来的。一般由水客带送须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后因不少“水客”把托带批款在当地购货,回乡后把货物卖出,再用货款投送还侨眷,故耗时较长,往往拖至一月甚至几月,更有因货物卖不出或者亏本而发生侵吞批款的现象。因而部分富厚华侨自办批信局,收受同乡侨民信款,派人专程乘船带批回乡投送,投款后收回批(即回信),在期限内递返寄批者,证实已收妥。守信的寄批大户,还可以先赊发批款,后凭回批收取寄款。为了准确无误,批信局收批给票根(收据),投批给回批和批信款,逐次的批信编接收号码,同笔批款的票根、批信、回批编同号,造册登记,收到投妥批款的回批后再在登记册上消号,力求万无一失。这种安全可靠的收投方式,很快被所有批信局所效用,并深受侨民的好评。

对于收批编号的方法,各地略有不同,泰国、马来西亚、安南的批信局,多用《千字文》编号,每发一次批用《千字文》中的一个顺序字作号头(如:天、地、元、黄等),每次批(字头)再编逐件批信的连续号,所有批信局均每七天发一次批。
新加坡和菲律宾批信局多用本批信局名中的一个字作字头,一个字头编一万件后再用本批局名的第二个字作字头,编完一万号后,又再用本批信局名的第三个字,编完批信局名中的字后再返回本批信局的第一个字,以此循环使用。香港批信局编号的方式不统一,有的用《千字文》,有的参照新加坡方法,有的用顺序数字编号头。任何地方的批信局,收寄批信均采用编号方法,与邮政收寄挂号信方法相近,邮政的加盖日期邮戳与批信局的编字头道理相同。

汕头开埠后(公元1861年)澄海人首先到汕头创办诚敬钱庄,接着一些批信局也开始在汕头建立钱庄,兑付南洋各批信局的批款及当地兑汇存找钱币业务。有了钱庄,南洋各批信局逐渐改变以前派水客从南洋自带批款乘船回家乡投批的方式,批信改为轮船信局接收,带到汕头交给与南洋联号的批信局。批款汇到汕头钱庄,再又设于汕头的批信局按批款清单到钱庄兑取批款后与批信“钱信合一”投给收批者。使批款转递更安全。

清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清政府在汕头设“汕头邮政总局”,受理转递侨批信件业务及本埠通信。规定批信局必须到所在国邮政总包寄出批信,再经汕头邮政加盖到达邮戳后,交汕头批信局投出,以示邮权并收取邮费。汕头邮政设立之初,设于潮海关内,不收取民间信件,基本收入为批信转递的邮费。汕头邮政禁止轮船接收批信,终止了轮船信局的业务,并规定私人不能自带他人批信,一经查出罚银五十两,轮船信局带批罚银五百两,以重罚来阻止私带批信行为。

澄海人开设的批信局,已知最早设的为创于新加坡的“致成栈”批信局,也是潮汕最早的第一家批馆。据澄海邮电志记载:“澄海侨批机构创办于清道光九年(公元1829年),东湖乡侨商黄继英在新加坡创办致成批馆后,汕头开埠期间,委托外埔人黄松亭在汕头首创“森峰号批馆”。黄继英后来又在家乡东湖加盖致成批馆,供带批信的水客住宿。1840年7月澄海隆都人在暹罗创立“万成顺”信局,并在家乡隆都设分局接收批信。1856年澄海人李景渊在汕头和香港开设德利批局。1877年澄海陈幕仁在汕头开设裕兴批局,分号设于上海,传递批信及汕头至上海的国内通信。1886年隆都人潘立裕于香港和家乡隆都设潘合利批局,投送批款。1887年澄海人陈云宾于汕头开办陈源记批信局。1888年澄海谢子和在泰国、汕头和隆都本乡设广顺利信局接收批信。1890年外砂乡人陈炳春在泰国、汕头、外砂设陈炳春信局。1893年澄海渡头曾以伟在暹罗设曾金记批信局,在本乡设金记批馆,接收批信。1899年上华渡头曾国声在泰国、汕头设振盛兴批馆。

澄海外埔人李伟南,16岁(1890年)随父往新加坡,任职于新加坡孔明斋信局。1901年改任职于新加坡森峰栈信局。几年后,与黄松亭、廖正英、蓝金升等人组建四海通银行,1909年-1910年被推荐为四海通银行经纪,1911年被董事会任命为新加坡总行副司理,1913年提升为正经理。李伟南于1910年又开办再和成伟记批信局及万益成汇兑信局,抗日战争结束后,为了加快批信运转开辟航空邮寄批信,并要求与其联号的汕头光益批局、祥益批局、捷成批局一定要在到达隔日投完批信,二周内收齐回批并在发批清单校对无误之后,尽快把回批寄返新加坡。由于再和成伟记信局坚持快捷、准确,很受侨民青睐。再和成伟记信局还承接马来西亚、印尼、北婆罗、荷属东印度等地批信的经转业务。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接收的批信几乎占新加坡批信总量的三分之一,且持续时间最长,一直至国内全部于1979年结束私办批局之后,再和成伟记至今仍照常营业,接收少量批信,服务性地经银行替转到国内侨眷家中。目的是使受雇用的员工善始善终(见相片),也由此而成为唯一一家开业超百年的批信局。李伟南是银行界与批信局界中的知名人士,对社会公益事业贡献极大,是潮汕华侨的著名侨领,1927年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第十六届副会长,同年,又任第十七届正会长,以后连任该会特别董事,最后又任新加坡广东会馆首届会长。他对祖国历次在南洋所发动之救国及救灾工作,都大力支持,带头捐献,成为新加坡华侨界和经济界的卓越人士。

澄海城北黄芹生11岁(公元1893年)赴新加坡学艺于致成栈信局,后回国内就读于上海中国公学(即复旦大学前身)毕业后,又回新加坡。于1923年创“有信庄”批局于新加坡、汕头、香港。后又创泰祥号信局于小坡。因其多才多艺,获利甚丰,成为海内外闻名侨商,并为国内外公益事业做出卓越贡献。

辛亥革命后,批信局如雨后春笋,相继建立。批信局的蓬勃发展,使邮政业务收入受到极大限制,民国17年(公元928年),全国在南京召开的交通会议上(邮政当时属交通部管辖),决定取消民信局。由于海内外“批业公会”(批信局的联合组织)的极力反对,且批信局深得侨民信任,况国内民众生活及公益事业半数依靠侨批款,鉴于这种特殊情况,政府才准许批信局向邮政局申请营业执照,继续开业。

清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澄海县开办邮政分局,正式职工4名,负责县城及主要乡镇的信件投递,步班送信,每天肩挑邮件渡过韩江二条支流,徒步到汕头交接邮件。偏僻乡村的邮件,多靠批信局代为投递。由于澄海被韩江四条支流分隔,交通极为不便,落后的邮政事业远远不能满足侨乡人民通信的需要,占全县人口半数的侨眷,全靠批信局沟通联系,澄海批信局在民间占举足轻重的地位。邮政局与批信局互相协作,配合密契。日占时期,大部份批信局停业,据载:“澄海邮政局曾佣用2名批差,代批局投送批信。”沦陷6年,批信大部份断绝。抗战胜利后,不少海外侨民,认为有利可图,纷纷申请营业执照,挂牌收批。战后批信业的发展,引起国内邮政储金汇业局的重视,迅速兴办“华侨汇兑”业务,广东邮政储金汇业局与南洋一些银行及银庄订立合约,制订受理“华侨汇票”业务的有关细节。每笔汇款有:汇票、存根及汇款人家信。与批信局的收批形式基本相同。由于“华侨汇票”业务是国家经营的,比私营银庄及批信局更安全可靠,逐渐吸引着华侨的汇款。新中国建立后,对华侨寄批,采取保护措施,实行“外汇归公,利润归私”政策,统一由国家银行按逐日外汇比率折算人民币兑付侨批款,并限定批信局五天内投递到侨属手中。南洋各国,因大量汇款流入中国,故此实行种种限制。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安南完全禁止华侨汇款回国,新加坡每人每月汇款不超过45元坡币。香港每月每人不超过80元港币,泰国对华侨汇款不加限制,但规定按汇款总额缴纳百分之二税金,难免造成虚报、走漏的现象。泰国财政部于1953年2月4日,宣布关闭批信局,只准永顺利、永兴利、永华利三家批信局继续收批。这样一来,使泰国侨民一度极难汇款回国。1958年国内各批信局联合办公,1977年1月1日国内批信局机构又有变更,规定各批信局核股归入国家银行,一切业务全部由中国人民银行受理经办,至此,私营批信局业务全部结束。但是,澄海人开办的批信局,为海外华侨服务,造福桑梓的光辉业绩,在历史上留下了丰富的记载。